外地親朋好友來了廣州,帶他們去哪裡玩?這是許多廣州人都曾經遇到的一個問題。掰著手指頭數來數去,老景點有五羊石像、陳家祠、沙面,新景點不外乎花城廣場、小蠻腰、游珠江……似乎再也找不出了。一兩日游倒還好,如果朋友多停留幾天,節目就不多了。
  廣州市民梁宇元旦節就遇到這樣的問題,陪著老同學在廣州玩了三天,總覺得似乎少了什麼。最後還是老同學的一句話點醒了梁宇:“廣州不是千年古城嗎,好像沒看到什麼歷史啊?”
  作為千年古城、全國第三大城市的廣州,總讓人覺得缺了點什麼。缺的不是美景,不是活色生香,而是能承載這座城市悠久歷史、深厚內涵的載體。
  ●南方日報記者 曾妮
  古城在哪裡?
  今年元旦小長假期間,廣州市民梁宇的同學從江蘇來穗。同學闊別十年,梁宇想帶老廖在廣州好好逛逛。可是規划行程的時候,梁宇卻犯了難--廣州有什麼游玩的景點?想來想去,梁宇帶同學去游了五羊石像、陳家祠、沙面、花城廣場,還夜游了一次珠江。
  走走停停,行程安排得非常鬆弛,只用了兩天就玩遍了。最後一天,梁宇想不出還能帶同學去哪裡玩,只好安排了一天“美食之旅”。儘管同學相見玩得很愉快,可梁宇心裡總覺得缺了什麼。
  類似的難題不少廣州人都曾經歷過。去年北京舉行APEC期間,廣州某報社記者小陳接待了從北京來廣州休假的大學同學。五天的行程,一多半是在吃吃吃,後來變成了去批發市場買買買。同學臨走的時候,小陳尷尬地說:“實在不好意思,廣州沒什麼好玩的。”
  廣州真沒什麼好玩的嗎?作為擁有2200多年曆史的古城、近現代革命策源地、全國第三大城市,廣州散落了眾多歷史古跡、革命遺跡,商業繁榮、旅游發達,可是為什麼在接待外地親朋時,廣州人卻常說“沒什麼好玩的”?
  同學臨走時的一句話點醒了梁宇:“廣州不是千年古城嗎,好像沒看到什麼歷史啊?”梁宇想了想,去北京看故宮,去杭州游西湖,去西安看兵馬俑,廣州好像確實沒有什麼地方能夠展現這座兩千年古城歷史的景點。
  廣州號稱千年古城,但是哪裡能看到過去城市的繁華歷史,瞭解獨具特色的嶺南文化?這是梁宇和小陳心中的疑問。
  繁華蓋過“老城味”
  廣州缺不缺少歷史文化和“老城味”?要回到這個問題,最好回到那些“老地方”去看一看。
  北京路是廣州建城兩千多年來從未變動過的城市中心,有“千年古道”之稱。據瞭解,北京路及其周邊擁有全國重點文保單位16個25處,占全市的55%,省級重點文保單位14個16處,占全市的34%。可以說,北京路文化核心區是廣州古城文化的最好載體。
  走在北京路上,眾多喧鬧的商業招牌遮蓋住了騎樓建築原本的面貌。嶺南國藥陳李濟在北京路的老鋪已經有400年曆史,如今陳李濟老鋪一到三樓變身成為服裝商場,只在四樓保留了南藥展示和坐堂醫生,從外面看,你根本想不到這是一家有400年曆史的醫館藥鋪;
  廣州高第街許地,為著名的許氏家族的發祥地,是第一大鹽商許拜庭故居,還是魯迅夫人許廣平童年生活的地方。改革開放後,這裡成為了全國第一條經營服裝的個體戶集貿市場。今天的高第街已經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“內衣一條街”,幾乎所有店鋪在賣的都是形形色色的內衣褲、泳衣、皮帶等小配飾,雜亂的街貌、低端的業態,讓人難以想見昔日的繁華;
  大小馬站清代曾是全國最大的書院群,集中了數百間宗族書院,如今只剩下6家。除了剛剛完成修繕的“廬江書院”之外,其他書院仍被“72家房客”占住,隱身鬧市、籍籍無名;
  廣東貢院是清末四大貢院之一,如今只剩下一棟明遠樓(紅樓)。可是,像這樣的文化瑰寶,既沒有旅游開發,也不對外開放……
  眾多的歷史古跡,為何沒有烘托出一個“千年古城”?越秀區北京路管委會有關負責人說,北京路不缺少歷史文化瑰寶,缺少的是“串珠成鏈”的成片規劃改造,使得這些身處鬧市的歷史古跡往往被“視而不見”,更別提向游客展示千年古城的歷史了。
  同題比較,廣州顯差距
  除了缺乏成片規劃改造之外,歷史街區和歷史建築活化不足、業態陳舊,也是它們難以吸引本地和外地游客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  同為三大國藥,廣州陳李濟現在已經變成服裝商場,難覓老店韻味;而杭州南宋御街上的胡慶餘堂卻將老號完整地保護起來,還建成了中藥博物館,聘請名老中醫坐堂問診,一名老中醫一年能開出2000萬藥方,文化保護和商業開發相得益彰;
  同為清末四大貢院,廣東貢院常年關門謝客,而南京市則拆掉市場、恢復江南貢院,並建成全國規模最大的科舉博物館,展示中國兩千年的科舉文化,江南貢院與南京夫子廟、秦淮河一道構成了南京“千年文樞”文化核心區,平時日人流量在10萬人次以上,節假日在30萬人次以上;
  同為千年古道,北京路的開發商業有餘而文化味不足,不僅千年水閘、千年鼓樓等歷史遺址沒有找到好的呈現方式,沿街物業也是層層轉租,業態缺乏統一規劃,集中於經營服裝等與文化無關的業態。而游走在杭州南宋御街,游客可以找尋南宋都城的歷史遺跡,可以感受老杭州的市井生活。
  如今,旅游品牌已經成為城市文化的最主要載體之一。觀之廣州,近年來,廣州接待游客數量和旅游收入也不斷提高,可隨之而生的一個疑惑是:來了廣州到底玩什麼?
  小蠻腰、花城廣場、長隆,無法展現廣州2200多年的悠久歷史和富有魅力的文化;北京路、上下九、陳家祠,儘管對歷史文化有所呈現,但過於分散,以旅游項目的評價標準來說,在體驗豐富性、產品多樣性、商業模式方面都存在明顯的不足。
  如何才能“返尋味”?
  在思考“來廣州玩什麼”這個問題時,梁宇也列出了不少歷史文化景點,可是這些景點似乎都有明顯不足。
  “如果北京路不要全是賣衣服的,多一些聽粵劇、喝早茶的地方;如果南越王公署遺址博物館能和廣州城千年變遷結合起來,展現各個朝代的廣州城;如果廣州的十八座城門能在遺址上象徵性地重現;如果騎樓街服裝店、批發市場少一點,咖啡館、書店多一點……我覺得這才是能讓人品味的老廣州。”梁宇如是說。
  歸根結底,廣州缺的不是美景,不是熱鬧,而是文化味、老城味。
  “歷史文化是城市的靈魂,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。”2014年2月2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首都北京考察工作時強調。
  “每一個民族的文化復興,都是從總結自己的遺產開始的。”著名建築學家、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吳良鏞先生如是說。
  近年來,廣州歷史街區和歷史建築保護活化也不乏“驚艷之筆”。比如依托都城隍廟舉辦“廣府廟會”,還原長堤金融功能、建設民間金融街,這些項目在保護歷史建築的同時賦予了它們新的生命。不過總體來說,廣州“千年廣府”的面貌依然模糊。
  越秀區相關負責人告訴,他們計劃依托北京路千年古道規劃“千年文化軸”,申報北京路核心區4A風景區,重點建設大小馬站書院街、東園廣場、東濠涌中北段、民間金融街三期等文化保護工程,呈現“廣府文化源地、千年商都核心”的文化旅游品牌。
  歷史街區和歷史建築是城市的瑰寶。其保護再造的核心使命是,在內成為一座城市精神的圖騰、全體市民的驕傲,通過文化建設增強城市凝聚力;在外成為城市文化的象徵,提升城市品牌和美譽度、知名度,構成城市綜合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。  (原標題:何處可看千年廣州)
創作者介紹

celine

li43likc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